天降秋杀之S级任务

天降秋杀之S级任务

清晨,群山中的一个基地里,第一缕阳光透过木头窗户洒在叶秋杀挥汗如雨的身,叶是他的姓氏,而秋杀则是他的绰号,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有一个加入自己姓名的绰号本身就是一种认可。

此时的叶秋杀正在进行着每天必须的晨练,除非出任务,叶秋杀的晨练从来没中断过。生死中的磨砺需要体魄作为支撑,而叶秋杀对自己身体的锻炼从来没松懈过,结实匀称的肌肉爆发力,又不缺乏灵活性,正式一个杀手必须具备的。粗糙的双手是无数次使用武器留下的证明,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则是无数次险死还生后的纪念。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晨练结束,门外也传来了准时而熟悉的脚步声,是熏儿。没有敲门熏儿如同往常一样拿了早餐推门进来,只是今天应为一夜的狂欢,又要给叶秋杀准时准备早餐,自己的衣服都没来及穿上,就把早餐给叶秋杀送来了。

此时的熏儿脸庞虽然没有化妆却依旧美艳,眉毛淡而长,双目明而冷,鼻子高而挺,嘴巴小而巧。久经训练的身体丰满而健康,肌肉的线条优美而不失力量。古铜色的皮肤虽然不像一般大家闺秀那样白皙细腻,却也是一种野性和健康的展示。只是酮体上的几处伤痕破坏了完美却又是另一种残缺的美丽。而且有几处淤青和牙印明显是刚刚施加上去的。

冷厉的眼神在看到叶秋杀的时候邹然柔和起来,微笑着把早餐放在桌子,叶秋杀直接坐下开始享用早餐,同时和熏儿聊了起来。

「小七他们没轻没重的,回头我说说他们。」叶秋杀一边吃东西一边皱着眉说。

「没关系的,小七他们需要发泄,其实还没你下手重呢。再说你也知道我喜欢的。」

熏儿温柔的说道,对身上的伤痕并不在意。

上个星期,也七杀和自己的队员刚刚完成组织的一个 A级任务,昨天回到基地,一群人开庆功宴,晚上熏儿就成了众人泄欲的对象,折腾了一夜。

叶秋杀有些无语,作为杀手,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基本人人都处在高压状态下。这种压力如果不释放,时间长了很容易逼疯自己,而女人就是最好的发泄途径,只是除了假期,组织的杀手很少获得外出的机会,所以叶秋杀在训练或者任务时,手下如果需要人女,往往只能让熏儿前去。而自己手下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难免下手没轻没重,当然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去,好在熏儿本身也是痴女体质。

熏儿是组织分派给自己的助手,但是其实身份来说就是叶秋杀的性奴、死士、人肉盾牌。

每一个合格的杀手 S之前,都会被组织分配一个这样的助手,不过这样的助手折损率也很高,越是高级的杀手,组织允许更换助手的时间越短。

像叶秋杀这样的A级杀手,如果助手死亡了,每年都可以更换一个。

而熏儿已经跟了叶秋杀三年。

两人虽然不是夫妻,感情却也比夫妻更亲密。

熏儿一直爱慕崇拜着叶秋杀,可以说为了叶秋杀,熏儿可以做任何事情。

而叶秋杀,三年没有更换助手就是最好的说明,毕竟很多杀手即使自己的助手没有牺牲,更换时间一到也会自己虐杀掉助手,组织对此也是不闻不问。

杀手和助手在组织中的任务和分工也不相同,杀手主要负责暗杀、潜入、刺探情报,而助手主要是在必要的时候给杀手提供帮助,充当诱饵,遇到危险时还要充当杀手的肉盾。三年的时间,熏儿跟着叶秋杀出生入死,身上伤痕都是替叶秋杀挡下的。

熏儿看着叶秋杀吃完了早餐,然后温柔的问道:「需要熏儿服侍吗?我来之前已经清洗过了。」

叶秋杀点点头说:「过来吧。」

熏儿走到叶秋杀面前蹲下身子,然后用小手抓起叶秋杀的肉棒,轻轻的舔了起来。熏儿对于叶秋杀身体的了解甚至超过了自己,小舌头在肉棒的凸起沟壑上来回游走,最后张开小嘴含住龟头,舌头用力的钻着马眼,嘴巴则吸食起来。

叶秋杀的肉棒很快变的巨大坚硬,不用吩咐,熏儿站了起来,坐在叶秋杀身上,让肉棒进入自己已经湿润的小穴,然后一上一下的挺动身体。双手着抱住叶秋杀的脑袋,按在自己丰满的胸脯上,叶秋杀则张开大嘴,用舌头挑弄了一会肿胀的乳头,然后含住乳肉,狠狠的咬下。

「嗯~~」熏儿动作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停止,反而紧紧按住叶秋杀的脑袋,扬起脖子发出悠长的呻吟。

熏儿的身体挺动了几十下,终于力气不继,慢了下来,一对饱满的双乳也被叶秋杀留下一个个深深的牙印,有的甚至渗出血丝。看到熏儿没有了力气,叶秋杀也不再被动,抱起熏儿扔在了床上。

叶秋杀扑在熏儿身上,分开了熏儿的大腿,把肉棒顶入了熏儿湿润的小穴。熏儿此时也情欲高涨,轻声呻吟着:「秋杀打我,打熏儿的脸。」

叶秋杀一边抽动着小穴内的淫穴,一边举起巴掌打在熏儿脸上,几巴掌下去,熏儿的小脸变成了暗红色,抿着小嘴,发出沉闷的惨哼。眼睛也眯了起来,表情似哭似笑。

叶秋杀的体力明显比熏儿好上很多,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感到高潮的到来,猛地用手紧紧卡主熏儿的脖子,张嘴咬在熏儿的肩膀上,熏儿的鲜血流进叶秋杀的嘴里,温柔的感觉让叶秋杀沉迷。大手紧紧的掐住了熏儿的脖颈,能该感受到细腻皮肤下跳动的脉搏和喉咙无力的翻动。

呼吸被扼杀,肩膀被撕咬的熏儿没有挣扎和反抗,只是用尽全身力气,把四肢紧紧的抱在叶秋杀身上。无法呼吸的小脸泛起了青色,眼神迷离,香舌轻吐,嘴角留下透明的津液。叶秋杀的暴虐反而让熏儿到达了高潮,小穴泄身的阴精喷洒在肉棒上,让肉棒也跟着爆发出滚烫的精液。

高潮过后,叶秋杀松开熏儿,恢复呼吸的熏儿,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始大口的喘息起来,小脸也慢慢恢复了血色。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享受高潮的余韵。

薰儿轻轻的抚摸着叶秋杀的头发,轻轻的说:「秋杀,要是能给你生个孩子就好了。」

叶秋杀没有说话,组织派遣的助手,每一个都做做了手术,根本不可能生育。更何况杀手生涯,生离死别太多,也不允许自己分心照顾孩子。当然,叶秋杀也知道熏儿不过是想想而已。

这是天空传来哨鹰的清脆长鸣,听到声音叶秋杀就知道组织安排的任务来了,披上衣服走出房门,吹了一个口哨,哨鹰落在叶秋杀小臂上,让叶秋杀取下绑在爪子上信件,然后叶秋杀一抬手,哨鹰展翅飞走。

叶秋杀打开了信件看了一遍,久久不语。

「组织有新的任务了吗?」

熏儿看叶秋杀没有说话,就有些好奇的问道,叶秋杀把信件给了熏儿。

熏儿看了一遍,马上高兴起来「秋杀,组织准备让你晋级S级了。太好了!」

组织里S级和A级虽然只相差一级,但是地位待遇天差地别。对于S级的杀手,组织提供的资源和待遇几乎没有限制。但是A级晋升S级需要完成极为困难的任务,整个组织的 S级杀手只有3个。

「可是你也知道,至今为止,S的助手死亡率是100%。」

叶秋杀的神色有些落寞。

熏儿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叶秋杀,小脸摩挲着叶秋杀的背部,甜甜的笑道:「秋杀,我知道你这年这么努力,在我心里你是最棒的。就是为了成为 S级,你的努力不可能白费,机会就在眼前。再说我也不一定会死啊。我们一起这么久,经历的过危险这么多,我不还是好好的。所以,答应我也答应你自己,让我们一起完成这次任务。而且一旦你晋升 S级,也可以申请更多助手,我就更不会经历什么危险了,对吧。」

叶秋杀依然无语,只是回身抱住熏儿,亲了亲熏儿的额头,然后走进屋内,准备行的。

一个星期后,天色已晚。远离XX市的一处森林中,叶秋杀和熏儿还有自己的队员在做行动前的最后准备。

「这次的任务是刺杀天极武团的首领,张天极。这里已经非常接近他们的巡逻范围。这次是 S级任务,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完成,一会我和熏儿会潜入进去,小七你们就在这里接应。 3天时间,如果我们没有回来,你们就自行返回吧。」

叶秋杀声音低沉的给众人安排任务。

熏儿点头同意,小七则小声说:「秋杀老大,我看咱们还是一起上,兄弟们就是拼命也让老大完成任务。」

叶秋杀摇摇头:「天极武团是不可能强攻的,人越多越容易被发现,我和熏儿两个人行动最方便。」

小七有些担心:「那秋杀老大你们小心啊,还有熏儿姐姐一定要保重啊!」

「放心吧,姐姐可是很喜欢你们的哦。」

熏儿和众人一一拥抱,然后和叶秋杀一起消失在森林中。

此时的叶秋杀一身夜行衣,四肢扎紧,腰间挂着一把短匕,背后背着一个包裹。

熏儿则是黑色皮质的围胸和短裙,脚踩着黑色皮质的长筒高跟靴子,让熏儿的身材更加挺拔诱人。

腰间一样挂着一把短匕。

助手在必要的时候会充当诱饵,而色诱在很多时候其实有奇效。

二人一路蹑足潜踪,直到距离基地还有不到 500米两人爬上了一颗大树从高处观察整个基地。

天极武团的基地依山而建,房屋如梯田一样,一片片修建在山腰上,在山脚下就是天极武团的基地大门。

基地外围时刻有巡逻队在来回查看,还有哨塔和暗岗。

正面潜入基本是不可能的。

二人观察了一阵,绝对从正门东侧的一处茂密丛林潜入进去,确定好路线,二人开始行动。

二人躬身驱地而行,突然叶秋杀拉了一把熏儿,只见二人面前有一条细细的丝线,在黑夜中几乎无法察觉。熏儿被叶秋杀拉一把看到丝线,下意思的扭转身体要避开丝线,可是脚步刚向左踏出两步就觉得脚下一轻,接着密林深处传来几声破开声,几只暗箭向着二人的防卫射来,同时不远处的一个哨岗传出急促的铃音。

不好!被发现了,二人来不及多想,同时矮身后撤,熏儿动作稍慢,闷哼一声,肩部被一只暗箭划过,留下一道血槽。来不及包扎,二人刚想退回,没想到之前的来路上又有几支暗箭飞出,叶秋杀一把将熏儿拉入自己怀里,然后二人顺势就地翻滚到一边,暗箭顶在了刚才二人留身之处。

闪避期间,三个手持火把,拿着长枪短刀的壮汉发现了二人的位置一边发出信号一边冲了过来,一个持枪的壮汉看到二人,不由分说抬抢扎向熏儿,熏儿从地上弹起,侧身贴着枪刃边缘合身撞入壮汉怀中,同时右手拔出短匕,狠狠的刺进壮汉心口。壮汉吃痛,松开火把和长枪,想要抓住撞进自己怀中的熏儿,没想到被熏儿一把推到,然后跟上又是一匕首钉在了壮汉咽喉上。

此时叶秋杀也已经解决了一人,剩下最后一人也被叶秋杀所伤,眼看就要支撑不住。但是熏儿突然发现,来的不是三人,还有一人在暗处已经拉满了弓瞄准叶秋杀。

「秋杀!」熏儿一声惊呼,来不及多想,冲向叶秋杀将其撞开,与此同时,飞失已到,熏儿一声痛恨,箭支洞穿了熏儿左臂。

叶秋杀怒哼一声,红着眼睛,杀向受伤的壮汉,拼着挨上一拳,一刀结果了壮汉,然后翻身甩出匕首。射箭之人还想再次开弓,只是还没放箭,就看到一把匕首向着自己面门插来。在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射箭之人缓缓倒下。解决四人之后,熏儿和叶秋杀听到又有脚步声和呼喊声传来。

叶秋杀想上前查看熏儿伤情,没想到熏儿手握短匕一发狠削掉左臂上的箭身,然后一把推开叶秋杀,低喝道:「别管我,我去引开他们。」

然后熏儿转身向着基地方向跑去。一路上对陷阱机关不管不顾,大量暗箭被熏儿触发,虽然熏儿极力躲避,也避开要害,还是有两只暗箭射中了熏儿的大腿和肩部。

警铃声此起彼伏,敌人被熏儿吸引围剿过去,叶秋杀无奈只能再次潜踪跟在熏儿和敌人身后,好在机关都已经被熏儿触发。一路上叶秋杀没有再次被发现。

熏儿一路蹒跚的跑到了基地墙边,发现没有了道路,周围的敌人也围了上来。也就放弃了抵抗,拔掉大腿和肩部箭支,将短匕扔在一边,捂住伤口,看着围上来的众人楚楚可怜的说道:「奴家只是来这里游玩的,谁知道这么危险啊,你们别伤害奴家好吗?叫奴家干什么都可以哦。」

听到熏儿的话语众人中有几人就想扑上去大快朵颐,但是被几个首领模样的人呵止住,然后不由分说,将熏儿绑上押回了基地。

熏儿一直四处打量,发现叶秋杀始终没有出现,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秋杀隐蔽在远处看着熏儿被抓走心如刀绞,但是杀手的本能让他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趁着刚才熏儿捣乱,防卫松动,叶秋杀潜行到基地墙边,然后取出钩锁,扔上墙头,在攀爬进入了基地。

基地里面防卫明显比外面松懈了许多。叶秋杀潜伏到一处灯光大量的木屋下听到里面有人正在说话。

「你们今天没巡逻真是可惜,刚才抓住的那个小妞真他妈极品!」

「嘿嘿,怎么极品说说看?」

「老大上次玩死那个你们都见过吧,比那个漂亮十倍。」

「真的假的?你虎我们的吧?」

「真的,我对天发誓,那屁股,那奶子,让老子干一次死都愿意。」

「我靠,那我得去看看,现在在哪呢?」

「嘿嘿,在刑房,你敢过去凑热闹,我老黑就真佩服你。」

「哎,那可惜了。」

「再漂亮能怎么样,还不如被老大玩死的命。我打赌用不了半个月这小妞就被老大吃的渣儿都不剩。」

「哎,是啊是啊。」

「得,你这一说我也没心情喝了,我去那边耍耍败败火,你们喝吧。」

「滚吧你,见到女人就迈不开腿。」

然后叶秋杀发现门打开,刚才说自己见过熏儿的小喽啰走了出来。叶秋杀悄悄跟随,路过一条水沟边的时候,叶秋杀看四下无人,飞扑上去,将小喽啰扑倒在水沟里。小喽啰刚想呼救,就发现一把月色下闪着寒光的匕首正贴着自己喉咙。刚想发出声音被自己咽了回去。

叶秋杀冷冷问道:「刚抓的那个女人的被关到哪了?」

小喽啰指着半山腰这个灯火昏暗的房间低声说道:「大侠,就在那,那是我们的刑讯室,抓住的敌人都会送过去先拷问的。」

叶秋杀心底一沉,继续问道:「刑讯室都有多少人?都是谁?」

小喽啰哆哆嗦嗦说道:「大爷,我也不知道,我看老大带人押着那女人过去的。一般情况也就 3,4个人。现在老大在哪我是真不知道。」

叶秋杀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就一手按住小喽啰的嘴巴,在小喽啰恐惧的目光中,割断了他的喉咙,一直等到小喽啰的身体完全不在挣扎,叶秋杀才松开了手,把小喽啰的尸体在水沟中隐藏好,叶秋杀向着山腰处摸去。

叶秋杀围着刑讯室的房子转了一圈,两层的房子,门口有 2个守卫把守。为了不打草惊蛇。叶秋杀取出工具无声无息的从外墙爬上了二楼楼顶。到了楼顶有声音从天窗传出,叶秋杀赶忙过去查看。发现熏儿被正在逼问,张天极就在熏儿对面,周围还有七八个人。

叶秋杀观察房间的情况,熏儿被绑在一个刑椅啊,双手被绑在椅子的扶手上,双脚则和椅子腿帮在一起。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扒掉,伤口也被处理过,看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听对话也是一直在和张天极周旋。周围的七八个人显然是张天极的亲信,整个房间不小,站着这么多人也不显得拥挤,四周是各种吧逼供的刑具。

直接下去救熏儿显然不可能,不说张天极本身就不好对付,一旦在基地惊动敌人,自己也很难离开。

叶秋杀想了想,没有快速解决的办法,之后从身后包裹中取出了一根长香。

这种长香是组织提供的一种毒药,点燃之后散发的气体可以使人昏迷很长时间。

另外长香燃烧后有一种淡淡的独特香味,也能让熏儿知道自己来了。

当然叶秋杀和熏儿不会受到影响,之前的针对训练让两人对这种香味都有极强的抗药性,要放翻两人 10跟长香都不够。

只是下面的房间不小,要放翻下面所有人只能等不短的一段时间。

叶秋杀用火石点燃了香头,然后拿出一个小巧的扇子,将香烟扇进房间。

此时张天极正在逼问熏儿。

「告诉我谁派你来的,你的同伙在哪?」

「奴家真的只是出来游玩的哪有什么同伙。」

「呵呵,你骗鬼呢?我叫人看过,打斗的地方明显还有一个人。而且你这身穿着还有身手给我说是来游玩的,以为我信吗?」

「奴家真的没有同伙啦。」

「嘿嘿,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让你尝点苦头儿,你是不会说了。」

「奴家都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大人要是舍得,就打死奴家好了。」

说着熏儿还摆出一副任人鱼肉的可怜模样。

「妈的,给老子打。」

张天极的一名手下拿起了一根长鞭,开始抽打熏儿的身体。鞭身是牛皮制成,而且刚刚还浸了水。挥舞起来能发出沉闷的破空声。

「啪」的一声鞭身抽在了皮肉上,脆响伴随着熏儿的惨哼,同时发出。熏儿咬在嘴唇,一脸的痛苦神色。不过叶秋杀知道大半是假装的,组织派遣的助手都是训练过的痴女,这些痴女对疼痛的忍耐度极高,而且对组织和自己主人也极为忠诚,过往从来没有出现过出卖自己主人的助手。

「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说着手下开始一鞭接着一鞭的抽打在熏儿什么,鞭身每一次划过皮肤都留下一道青紫的血印,被重复抽打的地方皮肤甚至会炸裂开,露出鲜红的伤口。一道道的伤痕添加在熏儿上身,被绑住的手脚只能无用的挣扎,双乳、小腹、大腿更是重灾区,有的伤口血肉的变的有些模糊。

但是熏儿的惨哼慢慢变成了呻吟,还带着舒爽的快意。很快有人发现熏儿两腿之间不知何时已经流下了一滩淫液,沿着椅子边滴落在地上。

「我靠,这娘们似乎很爽啊。」

「这小妞不会是受虐狂吧。」

「老大,要不先让咱们兄弟们爽爽,反正这小妞也跑不掉。」

众人正说着,熏儿的小巧的鼻子突然抽动了一下,然后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但马上遮掩过去。

「嘿嘿,看来你挺爽啊,不过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怎么样考虑好没有。」

「我要是开口,大人会杀了人家嘛?」

熏儿显然已经发现了香味,正在改变策略。

「你这样的美人,我疼还来不及,怎么会杀呢。」

张天极目露凶光的说着。

「嘻嘻,人家可不怎么怕疼。而且你们这么多人,还都这么强壮,你看人家都湿了。」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说出来。」

「你们啊,可以继续虐人家,或者干人家,或者一边干~一边虐。」

熏儿开始展露痴女的本色。

「我靠老大上吧,这么极品的贱货不玩后悔啊。」

手下提议到。

「哼哼,可以,不过你可别后悔。把她解开。上腰卡子。」

张天极吩咐到。

腰卡子显然是个淫虐的刑具,手下将熏儿解开,然后带到一个金属做的架子前。架子被固定在地上,高度不到人的腰部,架子中间是个扁的圆环。手下打开的圆环上半部分,将熏儿的腰部按在了上面,然后合上圆环再收紧。这样一来熏儿的腰部被紧紧固定住悬在了空中,圆环卡的非常紧,已经裂进了熏儿的皮肉。

此时的熏儿脚既不能伸直也不能跪下,双手也碰不到地面,以一种非常羞辱的姿势挂在空中,全身的重量大部分都压在了腰身上。

「嘿嘿,一边干一边虐,老子喜欢。」

张天极显然艺高人胆大,抓住熏儿的头发拉了起来,然后把昂起的肉棒举到了熏儿的嘴边,熏儿也不反抗,用小手抓住张天极的肉棒舔了起来。

小舌头在张天极狰狞的肉棒上来回游走,碰到凸起的青筋还回轻轻按压,一直从肉棒的根部,舔到龟头,然后旋转着香舌在马上扫过。张天极一巴掌抽在熏儿脸上,留一下一个掌印:「真他妈的爽,老二你也上吧。」

得到命令的亲信手下也不客气,绕到熏儿背后,掰开熏儿双腿,熏儿双腿如同劈叉进行了一半,卡在了空中。接着老二就掏出自己肉棒狠狠的插进熏儿的小穴,抽插起来。

「别忘了这骚货还要虐,老虎钳,竹签,烙铁都给老子上来。」

张天极仍不满足,叫手下拿刑具上来。

众人此时已经满脑子的嗜血和情欲,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间里有了一股极淡的香气。张天极插着熏儿的小嘴,结果手下递过来的竹签,开始一根根的插在熏儿的背部。竹签本身并不锋利,但是张天极每次都捏住熏儿背部的软肉,然后用大力把竹签一点点的扎进去。无法说话的熏儿只能发出惨哼,双手即使摸到背部,也对张天极的动作造不成影响。

「我靠,老大再扎几根。这骚货一被扎小穴就会用力,好爽。」

老二突然说话了,熏儿的小穴会对身体的疼痛产生反应。此时熏儿也小脸潮红情欲高涨,但是更希望虐待自己是叶秋杀。

张天极继续用竹签扎入熏儿光滑的背部,还吩咐手下到:「你们也上。」

其他几个人也邪笑着忙碌起来,有人升起了火炉,将烙铁扔了进去。有两个手下来到熏儿的左手边。一人抓住熏儿的左手,将手掌掰开。一人拿起了老虎掐,夹住熏儿食指的指甲,一点点的拔了出来。

熏儿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但是被牢牢固定住的腰身只能让挣扎变成众人眼中的风骚扭动,反而更加激起众人嗜血的欲望。熏儿喉咙被张天极的肉棒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哀嚎,汗水和泪水流落下来,被抽插中的阴毛带着打湿了整个小脸。

众人哈哈大笑,张天极拍着熏儿脸颊叫嚣道:「臭婊子挺能忍啊,这都没咬老子。」

其实张天极就加着小心,而且功力强横。这才有恃无恐。

施虐的众人并没有停止,熏儿背部已经被扎了十几个竹签,而左手的指甲也被全都拔了下来。中间抽插熏儿小穴的老二很快就射了出来,又换了另一个人。熏儿没有指甲的左手鲜血淋漓,指尖上红嫩的肉丝清晰可见,小手在不停的抽出颤抖,可是对熏儿左手施虐的手下还觉得不过瘾,抓起熏儿的一根手指,掐住指尖往手背掰了过去。

而另外两人拿着老虎钳开始拔掉熏儿右手的指尖,刚刚射完的老二似乎对熏儿让自己射的这么快很是不满。去火炉里拿起还没烧红的烙铁,狞笑着按在了熏儿被动撅起的丰臀上。瞬间熏儿臀肉与烙铁接触的地方升起了青烟,先是烤肉的味道,然后就是一股焦糊味,熏儿臀部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小穴也收到剧烈的刺激,开始喷洒淫水。

「我靠,这骚货夹的太紧了,我不行了。」

第二个人瞬间缴枪,精液灌进熏儿的淫穴。

「快来按住这婊子,快按不住了。」

剧烈的疼痛让熏儿猛烈的挣扎起来,以至于几个下手有些按不住熏儿的身体。但是难带此时被张天极抓住,肉棒在熏儿的小嘴里急速插动着,呼吸被抑制,喉咙被塞满,熏儿只能发出嘶哑悲惨的呜呜声。

「哈哈,该我了,老子换后门试试。」

第三个人走到熏儿身后,抹了点熏儿的淫水,对准熏儿的肛门顶了进去。

「我靠,这婊子的后门肯定被玩过,好爽。」

熏儿当然有肛交的经验,而且熏儿的肠道也和小穴一样,会本能的夹紧进入的肉棒。第三个人一脸舒爽的抽插着。反而让老二更加不爽,拿起烙铁再次扔进了火炉。熏儿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焦黑的伤疤,渗出一道道血丝。

这一切都被叶秋杀看在眼中,牙关紧要,怒目圆睁,却又不得不忍耐。

这是张天极似乎察觉到了一些异样,皱眉问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哈哈,哪有什么味道,全是这婊子的骚味~~」

老二说着,烙铁掉在了地上,跟着整个人瘫倒下去,昏迷不行。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手下噗噗通通的倒了下去。

「不好有毒!」张天极怒道,但紧接着自己也觉得头晕目眩,脚底发轻。突然感觉自己肉棒剧痛袭来,张天极被剧痛一刺反应极快,抽身后跳,然后一手捂着自己受伤的下体,一手指着熏儿厉喝道:「臭婊子,你~~你~~你~~」

话没说便瘫软在地上,眼睁睁的看到熏儿正一脸挑衅的笑看着自己,接着一道人影从天窗跳了进来。

「熏儿,怎么样?」

叶秋杀顾不上其他,赶忙来到熏儿近前。

「没事~~,秋杀先放我下来。」

熏儿显然有些虚弱。

叶秋杀打开扣环,扶着熏儿站了起来,找了个椅子让熏儿坐下,然后先把熏儿后背的竹签小心的拔了下来,拿出金疮药给熏儿敷上,正准备给熏儿继续包扎伤口。

「秋杀小心!」熏儿一把推开了叶秋杀,一道刀光从刚才叶秋杀脖子的位置划过,叶秋杀这才发现,张天极不知道什时候持刀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此时的张天极气息不稳,但是显然压制住了毒性。双目赤红,浑身虬结的肌肉满是汗水,下身的肉棒耷拉着,伤口外翻血流不断。看到一刀没砍中叶秋杀,翻身一脚踹在了熏儿的小腹上,熏儿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接着张天极一边举刀砍向一边的叶秋杀,一边大声呼喊。叶秋杀翻身躲过劈来的一刀,然后抽出匕首与张天极战在一处。叶秋杀知道必须速战速决,但是谁都没想到,张天极的武功如此之高,即使中毒,叶秋杀依然抵挡的吃力,而且楼下已经有脚步声传来。

熏儿吃力的爬起来,扑向张天极,张天极发觉身后破风之声,扭转身形一刀划过,熏儿本就受伤在身,躲闪不及,被长刀从小腹斜着划过,鲜血迸溅,皮肉裂开。

「啊~~秋杀快!」

熏儿惨叫着仍然不肯放弃抱住张天极持刀的右手,张嘴咬了上去,张天极吃痛丢下手中的长刀,另一只手举拳就要打向熏儿。不想身后的叶秋杀合上扑上,匕首对准张天极的腰眼就要刺下,察觉到的张天极来不及捶杀熏儿,只好带着熏儿向前飞身想要躲过匕首,但是还是慢了半拍,匕首插在了张天极的屁股上,疼的张天极一声怒吼。

愤怒的张天极挣脱被熏儿咬住的右手,抬脚再次踹在熏儿受伤的小腹上,伤口崩裂,熏儿的肠子飞出了体外。

「熏儿!」叶秋杀看的睚眦欲裂,嘶吼着再次扑向张天极,两人再次扭打在一起。但是这时房门被推开,楼下的两个守卫冲了进来,形势岌岌可危。

进来的两个守卫和张天极一起围攻叶秋杀,身为杀手本就不擅长缠斗,叶秋杀一时险象环生,背部和左臂也都受伤了。

熏儿看到陷入险地的叶秋杀,体内升起一股力气,挣扎着爬了起来。

此时的熏儿惨不忍睹,遍体鳞伤的身体,特别是小腹处的裂口,青灰色的肠子悬挂在伤口,一直拖到了地板上。

熏儿一言不发,颤颤巍巍的走到张天极身后,然后抓起自己肠子猛然发力,套在了张天极的脖子上,接着整个身体扑在张天极背上,双腿绞住张天极的腰部,双手抓住自己的肠子狠狠的勒在张天极的脖子上。

张天极只觉得一抹滑润的东西从自己脸上擦过,然后自己的脖子就被勒紧。张天极气急,身形向后,将骑在自己背上的熏儿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肘部向后打去,击打在熏儿肋部。遭到重击熏儿的脸色发白,大股的鲜血从小嘴中吐出,可是抓住自己肠子的双手哪怕不停的颤抖,也不肯松开。

「熏儿!熏儿!」叶秋杀看到想去救援熏儿反而被两个守卫再次砍伤了大腿,不得不和两个守卫继续缠斗在一起。

终于叶秋杀杀红了眼,看着一个守卫砍过来的刀光不闪不避,合身撞了进去,长刀砍在叶秋杀的肩部,还没来得及继续用力,便被叶秋杀的匕首狠狠的扎进了胸口,然后被叶秋杀撞在身上,两人起撞在墙壁上。

身后的守卫没想到叶秋杀如此狠辣,原本砍向叶秋杀身后的一刀一招走空,就想上前继续攻击叶秋杀。

可是没有想到将一人钉在墙上的叶秋杀也不转身,架住肩膀上的长刀向上一顶,另一只手击打守卫持刀的手肘,被钉在墙上的守卫送开了手中的长刀,长刀掉落在空中还没落地,被叶秋杀抬脚向后一蹬,正好击中刀柄,长刀像长了眼睛,直奔扑来另一个守卫,接着躲闪不及的守卫被长刀贯穿了胸口,当场绝命。

始终被熏儿缠住的张天极看到两个守卫都被叶秋杀杀死,怒吼一声,一双大手扣在熏儿的小手上,用力攥紧。熏儿的小手瞬间骨骼错位,发出咔咔的响声。接着张天极用力往两边一撕,熏儿的肠子不可能有多么坚韧,只听啪的一声青灰色的肠子被撕成了两半,然后熏儿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叶秋杀看到熏儿生死不明,就像上去和张天极拼命,可是已经强弩之末的自己刚上前几步,就被张天极一拳轰在了太阳穴上,然后跟着昏了过去。

冰冷的凉水泼在了头上,叶秋杀清醒过来,只觉得头疼欲裂。模糊的视线慢慢聚焦,然后看到了张天极那张狞笑着的打脸。一个封闭的房间,叶秋杀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绑在椅子后面动弹不得,整个上半身都被牢牢捆住。接着视线穿过张天极,看到了张大床,而熏儿就在床上。

此时的熏儿已经清醒,嘴里塞着一团东西,无法开口。

身体显然被清洗过,之前的血污已经洗掉,但是新的伤口还在流血。

因为用两根长钉,从熏儿的锁骨下钉入,将熏儿上半身钉在了床头,即使四肢没有绑住,也可以看出熏儿此时也无力挣扎。

熏儿就这样被长钉挂着坐在了床头处,双肩上新的伤口血肉模糊,眼神黯淡,小脸苍白,肚子上的伤口被清洗后没有了鲜血,却可以看到惨白的皮肉和断掉的肠子。

整个屋子不大,四周是石壁,墙上开有通风口,只有自己、熏儿和张天极三个人,应该一间地下密室,房间中有很浓的血腥味。

「嘿嘿,醒了就好,你是第一个进入这间密室的男人。」

张天极没有穿衣服,身上的伤口也已经包扎过。

「放心,你那个叫熏儿的小婊子还没有死。为了让她活着我可是用了一根百年人参。不过一会儿,她肯定想快点死掉。哈哈哈」张天极自顾自的说着,叶秋杀没有回答,知道这个时候多说无用。

张天极爬上了床,拽出熏儿小嘴里的东西,叶秋杀这才发现是熏儿被切断的肠子。叶秋杀的心情跌落至谷底,知道熏儿即使现在被救下也不可能活下去了。但是自己还有机会,张天极没有料到自己会锁骨功,否则不会这样绑住自己。叶秋杀相信熏儿也会为自己争取机会,可是这样的机会怎么去争取,叶秋杀甚至不愿去想象。

张天拽出堵在熏儿小嘴里的肠子后,拿出了一个药丸塞进了熏儿嘴里:「你这死人模样我会很无趣,只好在破费点。」

叶秋杀知道应该是激发生命力的药物,可以让人回光返照。果然,片刻之后,熏儿脸上升起了不正常的血红,恢复些力气的熏儿并没有挣扎,而是和张天极说起了话。显然是想为叶秋杀争取机会。

「你打算怎么杀我?」熏儿说道,语气中甚至有一丝勾引的味道。

「当然越慢越好,越惨越好。」张天极带着恨意说道。

「其实我一直想试试被人操死是什么感觉,不过你现在似乎不行。」

熏儿说着往张天极胯下瞄去。

「妈的,臭婊子。」

张天极被激怒了,一巴掌抽在了熏儿的脸上,熏儿毫不在意,看着房间里悬挂的各种刑具,反而神秘的笑道:「你应该在这虐杀了不少女人吧。」

「嘿嘿,我也不记得了,怎么也有三四十个吧。等会你就会是下一个。」张天极冷笑着说。

「我可以让你感受到与众不同的体验,和你之前虐杀的女人都不同,如果你愿意,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熏儿继续勾引着张天极,小脸的笑容也越发的勾魂夺魄。

「说来听。」

张天极显然来了兴趣。

「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杀手,想我们这样的人,更知道怎么折磨人,你只是一个武者,杀人肯定在行,但是折磨人肯定比上我。我可以教你怎么让我获得最大的痛苦,并且配合你。你虐杀过这么多女人,惨叫的、挣扎的肯定见多了,我这样配合的、出主意的肯定没见过吧。嘻嘻,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熏儿蛊惑道。

叶秋杀只能默不作声,他知道这是熏儿在为自己争取最后的机会。当张天极同意,开始虐杀熏儿,就是自己施展缩骨功的时候,只是要挣脱身上的绳子需要时间,到那时候熏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叶秋杀不敢想象。

果然张天极来了兴趣:「说说看,你什么条件。」

「我知道让你放了秋杀不可能,不过你只要答应不杀他就行,怎么样?」熏儿认真的说道。

张天极回头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叶秋杀,然后痛苦答应了:「没问题。」

张天极的回答显然没有什么诚意,但是熏儿并不在乎:「嘻嘻,那好咱们开始。」

「我知道自己咬伤了你的命根子,你肯定狠的要命。所以很想报复我,我猜如果你来做,肯定要先毁了我的小穴对吗?」熏儿笑嘻嘻的说道。

张天极显然恨极了这点,沉声说道:「没错。」

熏儿继续轻笑着说:「以你的粗糙玩法,也就刀子拳头之类的。其实那些也就疼一下并不厉害。我看你这有审讯用的狼牙棒,用这个,插进我的小穴,然后转起来。嘻嘻,我觉得自己肯定会疼得失禁。」

张天极眼前一亮,明显从来没想到过这些。走到墙边取下来一个长棒,除了把手有不到一尺长,小孩的手臂粗细,棒身上都是锋利的倒刺。

张天极拿着狼牙棒上了床,来到熏儿面前。熏儿被钉穿了锁骨,手臂抬不起来,但是还是主动的打开双腿,敞开了小穴迎接即将来到的酷刑。就在张天极要把狼牙棒插进去的时候,熏儿突然说道:「等等。」

张天极明显不耐烦:「怎么?要反悔?」

熏儿看了眼叶秋杀,然后媚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你先把我的小穴弄湿,在把狼牙棒慢慢塞进去。你这样硬塞我的痛苦其实会减少很多哦。」

张天极闻言果然按照熏儿说的开始用手先挑逗去熏儿的蜜穴。看到熏儿在尽可能的为自己拖延时间,叶秋杀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也开始施展缩骨功。

熏儿的蜜穴在张天极的挑逗下,果然很快湿润了起来。淫水流出了穴口,张天极再次拿起狼牙棒,尽量小心的一点点塞进了熏儿的蜜穴。

「嗯~~再往里面点,到子宫口了,用力~~啊~~转吧~~啊~~」

熏儿指挥着张天极,将狼牙棒大半塞进了自己的小穴,直到碰到子宫口,在猛地用力往里一推,然后握住狼牙棒的把手,让棒身旋转起来。

鲜血瞬间从被狼牙棒撑开的蜜穴中涌出,熏儿整个下半身都不受控制的弹起,然后重重的砸在床上,然后双腿不停地颤抖起来,却依然强忍着不愿合上。张天极哈哈狂笑着继续转动狼牙棒,熏儿的惨叫慢慢变的低沉嘶哑,汗水从额头上滴落,刚刚恢复些血色的小脸再次变的惨白。

慢慢的熏儿的挣扎变弱,小穴处已经血肉模糊,流出的不只有鲜血,还有淡黄色的尿液,只是不是失禁,而是熏儿的尿道已经和小穴一起被绞的稀烂,尿液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张天极觉得熏儿不在挣扎很是无趣,就猛地拔出了狼牙棒,带着碎肉和鲜血,棒身被抽出了变成血洞的蜜穴。

熏儿又是一声惨叫,身体弹动了一下,虚弱的说道:「还有~~肛门~~。」

张天极眼前又是一亮,用手指撑开本来就已经被鲜血糊住的肛门,往里面抹了抹,然后把狼牙棒一点点的塞进去,肛门的深度显然超过了小穴,棒身整个插了进去,只留下把手露在外面。张天极看到插手,再次握住狼牙棒疯狂的旋转起来,熏儿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嘶哑的惨嚎声让正在脱困的叶秋杀听的虎目落泪,却又不敢发出丁点动静。

狼牙棒在熏儿的肛门内旋转,透过熏儿肚皮上的伤口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肠子因为旋转而抽动,突然狼牙棒竟然转不动了,被肚子里的肠子转成了死结。熏儿整个身体僵硬起来,极度的痛苦让熏儿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无意识的抽搐,扭曲的小脸眼白上翻,眼泪和汗水布满了整个脸颊。痛苦已经让熏儿失声,张开的小嘴只能抽着凉气,嘴角的口水流落在身上。

看到狼牙棒已经转不动,张天极猛地抽出,打结的肠子挂在狼牙棒上被一起从肛门抽了出来,熏儿的肚子瞬间扁了下去。张天极疯笑着用膝盖压在拖出体外的肠子上,然后把狼牙棒拽起,拖出体外的肠子被撕裂,破布一般的挂在狼牙棒上。

不等张天极丢下狼牙棒,熏儿再次开口了,手指着自己旁边的一个刑具说:「那~~那个~~」

张天极顺着手指看到一个尖头的圆形锉刀,离自己并不远,张天极伸手就拿了过来。

「坐~~坐我~~腿上~~,我~我给你说~~怎~~怎么用。」

熏儿有气无力的说着。

张天极把熏儿的双腿合拢坐上了去。

「这~~这里~~扎进~~进去,可以~~锉~~锉到骨头。」

熏儿用手指着大腿的位置。

张天极再次充满了兴趣,用锉刀尖部对准大腿熏儿指点的位置,扎了进去。锉刀的尖部并不锋利,将熏儿的大腿压下去一个深深的凹槽才被张天极强行刺破肌肤扎了进去。锉刀穿过肌肉,张天极明显感觉到锉刀的一侧碰到了坚硬的骨头,不用熏儿再说话,张天极来回拉动起锉刀。

摩擦骨头的滋滋声响起,张天极感觉坐在屁股下面的大腿不停的在跳动。无法发出声音的熏儿直起了脖子,张大嘴巴,眼角已经崩裂,不满血丝的眼睛中瞳孔急速的收缩。无法想象的痛苦让熏儿大脑空白,唯一的信念支撑着熏儿不愿意昏迷过去。

就在这是,熏儿的眼中突然有了神采。只见叶秋杀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束缚,双手攥着一把一米长的钢钎,悄无声息的来到张天极的身后,高高举起,狠狠的扎向张天极的后心。可惜叶秋杀此时刚刚收回缩骨功,也有些虚弱,位置稍微偏出,钢钎贯穿了张天极胸膛,却没刺中心脏。

张天极正在疯狂大笑,突然觉得胸口一凉,低头才看到一杆带血的钢钎从胸膛穿出。一口鲜血喷出,肺部被刺穿的张天极说不出话,但是凭借高深的功力,竟然转过了身,双手死死的卡主叶秋杀的脖子,显然要和叶秋杀同归于尽。叶秋杀此时用尽权利却也无法挣脱卡在脖子上的双手。

熏儿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哪里来了力气,竟然从穿过锁骨的长钉上挣脱,拔出插在自己大腿上锉刀,扑向张天极的后背。插在张天极后背的钢钎刺入了熏儿的肚皮,熏儿依然毫无察觉,举起手中的锉刀扎进了张天极的脖子。

锉刀从喉咙穿出,张天极想捂住喉咙的伤口,却身体脱力终于栽倒在一旁,被刺在钢钎上熏儿也被连带着倒在了地上。

叶秋杀得以喘息,本就没有受伤,只是缩骨功后有些脱力的叶秋杀很快恢复过来。赶忙爬到熏儿身边。此时的熏儿已是最后的回光返照,脸上再次红润起来。

「秋杀别难过。」

熏儿微笑的看着满面泪痕叶秋杀,小手被叶秋杀紧紧的抓住。

「秋杀,我知道你一直想腹部性交的。趁着熏儿还活着,来吧。让熏儿最后服侍你一次。好吗?」

熏儿眼中突然闪起兴奋的光芒。叶秋杀知道熏儿是认真,什么也不说。脱掉衣服,挺起自己的肉棒,从熏儿刚刚被钢钎刺穿的肚皮插入,一下下的抽动起来。

熏儿也兴奋的配合着张开手臂,抱住叶秋杀的身体,伸出香舌在叶秋杀的胸膛亲吻挑逗,抽动中的叶秋杀似乎听到了熏儿欢快的笑声,看到了第一次相见时熏儿羞怯的模样。插入肚皮后肉棒在滑润的肠子中穿插,异样的快感带着悲伤给叶秋杀巨大的刺激。

速度越来越快,熏儿终于发出了一声嘶哑中带着解脱的低沉呻吟。在熏儿的呻吟声中叶秋杀滚烫的精液射进熏儿的肚子。

「坐~~上来~~,我帮你~~清理~~干净~~秋杀。」

熏儿抽着凉气,小脸却依然温柔的笑着。

叶秋杀起身,虚坐在熏儿的双乳上,把沾满血迹和白浆的肉棒递进了熏儿张开的小嘴中,熏儿的小舌头慢慢的舔食着肉棒上的血迹和精液,越来越无力,直到笑容凝固在熏儿脸上,香舌再也不动。

叶秋杀无声的哭泣着,看着死去熏儿。找到一把匕首,割下了熏儿的臻首。然后撕下一块床单,包裹好熏儿的首级。将熏儿无头的尸体抱回床上,在密室中找到所有的可燃之物,堆砌在床上,点燃了床单,看着火焰越来越大,叶秋杀转身离开密室,通过长长的地下通道。门口只有一个守卫把守。看到出来的叶秋杀一脸愕然,还没来及呼救,就被叶秋杀一击毙命。

张天极平时虐杀女人时显然不会让人打扰,出口附近没有巡逻的人员。叶秋杀就这样趁着夜色消失在黑暗中。跑出基地才听到身后传来救火的声音和杂乱的呼喊。回头看去,密室的位置已经火光冲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